回忆中的少年 五月天


七月底去了一趟魔都,这个曾经最想去工作的城市在重游之后被永久地拉进了黑名单。曾经对于深圳的不满主要在于文化底蕴,在上海这座古老的城市追寻了几天却也没感受到多少的人文气息和文化沉淀,除了尖着嗓子的罗子君口音和抬不起头的客服售货员之外,这座城市和普通的大城市也没什么区别,甚至要更烂一点。在上海工作的大学同学视「上海人」这一称呼为辱骂,办了十家银行的信用卡却不碰浦发。从宝安机场降落走下飞机的时候感觉像是回了家,对于一个在深圳只呆了一年连户口都没迁的渣渣来说,能找到归属感已经实属不易,从没有什么完美的城市,随着时间推移,能够熟悉和更好的生存就是适当的选择啊。

回来的那天偶然发现五月天要来深圳开演唱会了,票已经抢得差不多了,无奈在淘宝上找了个本地黄牛原价买了两张9月9日的票,本来还怕原价买票可能是假货,最后还是靠得住的。大学的时候有一次五月天昆明演唱会,没放在心上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没票,当时已经不怎么喜欢五月天了,天天浸淫在豆瓣FM里崇洋媚外。工作之后恰逢马云爸爸疯狂发虾米会员,累计得到了一年多的SVIP,抱着不浪费的想法,下载了虾米用来保存网易云里没版权的SHE五月天田馥甄林宥嘉,由此才把一些当年喜欢后来摒弃的冷板凳扶起来(话说网易云版权真的越来越辣鸡,老歌单里灰了一半,还是马云爸爸的虾米有钱,虾米+网易云双持才是王道)。

9月9日那天从南山赶往龙岗大运,一个多小时的地铁,中途下了暴雨,不过到了场馆的时候雨停了,在场馆内等了一个多小时热个半死。演唱会开始的时候天也黑下来了,阿信开嗓那一刻起,大合唱从头到尾没停过。上次看的五月天演唱会视频应该是六七年前的,现在的演唱会已经剔除了不少当年的必唱曲目,等到最后也没有听到多年前演唱会惯例的「憨人」,返场唱了「突然好想你」,前奏响起的时候泪流满面,毕竟是当年最爱唱的一首啊,那时候在想着谁已经不记得了,但现在我想的是以前的自己。越来越高的笑点低的泪点,歌词诚不欺我。

已经很久没有循环听五月天,但演唱会里的曲目居然奇迹般的都听过,只是有些新歌唱起来磕磕巴巴。当然,即使重新拾起对五月天的那份热爱,也不可能再如青春时疯狂。当初连唱一周ktv,天天主打五月天也不会腻,和那个整天唱周杰伦的同学轮流霸麦,到如今已经不会主动攒局唱k,到了包房也不知道点什么好,只能凭借我中华小曲库的强大包容力在热门榜单随机点。

昨天看「奇葩说」,议题是「我们终将会成为我们讨厌的人是好是坏」,其实我一直对「奇葩说」无感,因为感觉基本上所有的议题都可以站在不同的观点上解答,绝对的正方观点和反方观点都是片面,一个全面的答案是分不清对错的。不过这次的议题有点让我想边看边矫情一波的。其实说来我也变成了当初自己讨厌的样子啊,做着反复的工作生活没有激情整日抵抗懒惰无效,但我至少由于经济独立变得自由了啊,至少我能够有目标了。我喜欢当时的放松与疯狂,却也喜欢现在的克制和希望,讨厌现在的一成不变压力山大,也讨厌当时的没钱想买也找不到达成目标的方向。这世界上从未有完美的事情,成长亦然,选择居住的城市亦然,得到亦然,失去亦然。认可不完美,才是走向完美的第一步吧。

00:00/00:00

声明:离心时间|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回忆中的少年 五月天


Dreams and aspir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