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高中时期是我读书最多的时光,以平均每周两本以上的速度翻阅了各种类别的书籍,除了当年最为谈资的各类小说,社科类也是从当时开始启蒙。家里甚至还有几本手机维修、黑客技术的书,大一搬家后搞了一个大书柜,已然塞满。读大学之后有更多的时间,反而没了读书这习惯,整天浸在剧和lol里。可能是高中时不想听课时最好的消遣就是翻书吧,大学没了限制,上课玩手机只是初级形态,下课疯玩上课睡觉才是三观正确。

视频大爆炸的时代,高中读过的小说已经有很多排成了电影网剧,能做到不烂的不多,「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前些年也说要拍剧,后来没了风声。这部我曾经光明正大写在同学录上「最喜欢的书」一栏的小说如果真的要拍还不知道会拍成什么鬼样子。前些天看「你好,旧时光」的时候想到了这部小说,人物情节全都忘了个精光,微信读书搜了下,难得有版权,重读了一遍。曾经以为的上下两部大部头放在手机上几个小时也就读完了,虽然断断续续用了一周的地铁时间。其实就算在重读的时候我一直给自己灌输「这是我曾经最喜欢的书」的想法,也能够发现一件很明显的事情,那就是这书如今看来难以如旧。毕竟我没有周末在床上忍着饿一口气读完,也没有因为在读书而坐过地铁站。可能是就我现在的习惯而言,阅读已经不算什么有引力的事情,更有可能当初的喜欢只是因为某个瞬间的感同身受。就像我曾经喜欢过那么多的书和剧,能够回头重观一遍的,少之又少。 Read More...

  2017-12-22  

校服的裙摆

没有人永远十七岁,但永远有人十七岁。

小时候受我爸的影响,特喜欢看书,但由于那时候买书太贵,所以整天泡在书店蹭书看,小学五六年级那两年我跑遍了整座城市的所有书店,周末一呆一整天。当时是真的废寝忘食,泡在书店七八个小时的时间只需要一瓶矿泉水。小学时期在书店读了不少杨红樱的马小跳系列,和我爸买的历史类以及十万个为什么之类,初中开始读饶雪漫的言情。现在看来这些书似乎对我没什么帮助,还惯出来了我爱幻想的毛病。

前些天把大学看的书寄到家里之后,我卧室里的大书柜已经快要装不下了,我爸一直怀疑这么多书我是不是真的全部都看过,其实我基本上每一本都认真读过了,甚至有一小部分读了两遍以上。也就一些小说读的比较少,草草读一遍或者没看完都看不下去了,饶雪漫的除外。倒不是因为有多好看,而是因为初中那会住校,买本小说一看就是两个星期,想不认真看都难。我书柜里唯一的一本盗版书就是饶雪漫的作品集,高三买的,买来之后也没看,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 Read More...

  2016-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