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心时间
离心时间
校服的裙摆
校服的裙摆

没有人永远十七岁,但永远有人十七岁。

小时候受我爸的影响,特喜欢看书,但由于那时候买书太贵,所以整天泡在书店蹭书看,小学五六年级那两年我跑遍了整座城市的所有书店,周末一呆一整天。当时是真的废寝忘食,泡在书店七八个小时的时间只需要一瓶矿泉水。小学时期在书店读了不少杨红樱的马小跳系列,和我爸买的历史类以及十万个为什么之类,初中开始读饶雪漫的言情。现在看来这些书似乎对我没什么帮助,还惯出来了我爱幻想的毛病。

前些天把大学看的书寄到家里之后,我卧室里的大书柜已经快要装不下了,我爸一直怀疑这么多书我是不是真的全部都看过,其实我基本上每一本都认真读过了,甚至有一小部分读了两遍以上。也就一些小说读的比较少,草草读一遍或者没看完都看不下去了,饶雪漫的除外。倒不是因为有多好看,而是因为初中那会住校,买本小说一看就是两个星期,想不认真看都难。我书柜里唯一的一本盗版书就是饶雪漫的作品集,高三买的,买来之后也没看,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

前几天在网易云上恰好听到「校服的裙摆」,挺老的一首歌,听起来挺有感觉的,是与当时十二三岁听时完全不同的感觉。其实那会对这首并不感冒,我当时喜欢的是「沙漏」上黄琬婷唱的「离开」。「沙漏」是我买的第一本饶雪漫的书,2006年夏天开始看,第三部出版的时候是2007年的冬天。那几本沙漏我早就找不到了,故事情节也忘得差不多了,只是一直到现在我都特喜欢沙漏这东西,算是看这书留下的一后遗症。

初中三年追饶阿姨的书追得挺疯的,主要是那时候看的书很杂,能有个喜欢的作家挺难。不过看到「离歌」出版的时候我就不怎么看了,那时候我的成绩已经从全校前十跌到班里中下,我爸因为我看小说被班主任叫到学校的时候肯定想不到当年他经常带我去书店会引来这么一恶果。

言情类的小说大多不切实际,饶雪漫的也是,现在22岁的我也没接触过书里那些17岁就病态的人,所以即使那些故事在我初中的时候看了很多遍,但还是没有我看了一遍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记得清楚。现在再去看这些书已经难以消化,前段时间饶雪漫编剧了一部「会痛的十七岁」,我抱着为饶阿姨贡献几个播放量的心情看了一眼,结果也就真的只看了一眼。那会看这些估计也是因为其文字的华丽,记得最清楚的一句就是「没有人永远十七岁,但永远有人十七岁」,即使放到现在估计还能惹得不少少女为之声泪俱下,毕竟当年明晓溪的小说还能让妹子们哭得死去活来呢,如此看来饶雪漫能火也不算偶然。

言情小说骗骗十二三的小姑娘小伙子们应该问题不大,要拿去哄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就有点勉强了,更何况我这种大龄男青年呢。

2016,06,13.00:17.

https://leavesing.com/wp-content/plugins/hermit/assets/images/cover@3x.png
00:00/00:00

发表评论

textsms
account_circle
email

离心时间

校服的裙摆
没有人永远十七岁,但永远有人十七岁。 小时候受我爸的影响,特喜欢看书,但由于那时候买书太贵,所以整天泡在书店蹭书看,小学五六年级那两年我跑遍了整座城市的所有书店,周末一呆一整…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16-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