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中的少年 五月天

七月底去了一趟魔都,这个曾经最想去工作的城市在重游之后被永久地拉进了黑名单。曾经对于深圳的不满主要在于文化底蕴,在上海这座古老的城市追寻了几天却也没感受到多少的人文气息和文化沉淀,除了尖着嗓子的罗子君口音和抬不起头的客服售货员之外,这座城市和普通的大城市也没什么区别,甚至要更烂一点。在上海工作的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