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快乐


大学四年我真的没故事可讲,身高体重和段子还是四年前的,除了荷尔蒙指数下调我真的找不到其他变化了。

毕业论文答辩结束,等待最后一门开卷考试的降临,在这个时候修满了所有课程的我算是一毕业生了。回望四年我得到的远不及我失去的,大学生活平淡得在我漫漫求学路中掀不起一丝波澜,但在这个习惯煽情的季节,配合一大波青春题材网剧电影的大量输出,似乎不矫情几句都对不起自己20几岁的风华正茂,就像这年头没点心理障碍都不好意思出门一样,都是形式主义啊卧槽。抱着这种毁天灭地的半吊子想法,我居然还有点怀旧。

学生时代终于是走到终点了,再也不能跑到贴吧微博说自己是学生党卖萌,再也不能仗着自己有学生证享受各种优惠。在各界熟人面前都要趋向完整成熟,有所为有所不为。也许这就是我期待了多年的结局吧,忘掉身后的她他它,向着更广阔的未来狂奔,向着未知向着憧憬,丢掉不舍一往无前。

终于是要毕业了啊,终于。

Part1 时间是最好的催化剂

许多年前,我觉得卫浴合在一个房间里是很变态的设计,后来从家里跑到了学校宿舍,又转过了快捷酒店,一路辗转十几年,终于还是接受了这件我曾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接受的事情。就像时间过的太快这个说法一样,我终究还是从少年的想象中跳进了成人理论的火坑里,认定时间的流逝快到离谱而且完全停不下来。毕竟我已经快要22岁了啊,从18岁到22岁,恍若一梦,似乎我昨天才完成了支付宝实名认证,似乎我前天还穿着白衬衫在初识的昆明火车站飘忽不定,似乎我刚刚才从高考中逃窜出来跑到网吧用寒冰打了盘070的英雄联盟。想着好像近在眼前的事情标上时间点之后才发现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久到在回顾细节的时候已经记不清。

脸书人人等很多社交平台上都有时间轴的功能,各有甚者还作死的搞一那年今日的功能。当某些照片被翻出来然后标记着两年前三年前的时候,我曾试着在脑海里勾画出一条时间轴出来,但很快就内存过载宕机了。过去的每一天在经历的时候都没什么感觉,但多年后再想起来的时候却是很多个故事搅在一起浓得化不开。我们嫌弃那时候的自己天真幼稚,没品位没情商,什么事都纠结,图样图森破。但在尴尬癌犯病的时候却也只是会心一笑,经过时间的催化,我们都对自己越来越挑剔,却也对以前的自己变得宽容。我相信年少无知才是青春,当初的单纯善良催生现在谨小慎微的我,亦算幸事。
2016,05,11.01:25.

Part2 四年都存在了硬盘里

我有一个习惯,喜欢把与自己过去有关的东西留下来,颇有一种在别人眼里是破铜烂铁但在我这是无价之宝的感觉。例如童年看过的书,中学淘到的CD和传过的纸条。大学期间我加了红心的几千首歌和看过的几百部电影都存在硬盘里,除此之外还留着各种用过的文档,按照时间地点分类,像是中了强迫症之神的诅咒。在某些失眠的夜晚,我幻想过在这个极其不安分的云南省如果大半夜发生了地震应该怎么办,我的想法是穿件衣服包裹躯体拿上笔电从六楼往下飞驰,因其价值不在于本身而在于硬盘里的东西啊,这是我四年记忆的载体,这感觉就像很多人吃饭前没拍照即似未食一般,对于一个记忆力不好的人而言,翻开硬盘便是极大慰藉。

回想从有记忆开始到现在的接近二十年,大部分都是呆在学校里,如果把每天的生活都存档,估计能写出上百卷的篇幅。还好我拥有那么多的存储介质,每一寸的记忆都寄于其上。大学四年我几近要填满两个总量为1.25T的硬盘,平凡而平淡的四年,我成年后的第一站,都留在这里了。
2016,05,11.02:04.

To be continued...

00:00/00:00

声明:离心时间|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毕业快乐


Dreams and aspir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