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心时间
离心时间
7

已经记不起是什么时候开始把7当作幸运数字,也算不上是幸运数字吧,只是一种习惯,抽奖一定要选第七个,九图一定先点第七张,买次彩票必须带上7/17/27,某些奸商或者神婆告诉我“小伙子选个喜欢的数字吧”的时候我必然会先来个7助助兴。对于一个纠结成性的处女座而言,拥有一个特定的首选是件挺幸运的事,只是我习惯把部分巧合和一些奇奇怪怪的逻辑缠绕在一起,所以导致7变成了我一个固定的属性,像是在某个完整的生命公式中,我恰好被分配在了7的位置。

对于7最早的记忆是在初中,那会儿我还是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当时喜欢喝七喜就着薯片当午餐,这个俗气的像是某个倒闭的香烟品牌孪生弟弟的饮料名字因为有一个7而让我迷了好几年,一言不合就举着薄荷汽水仰头咕咚咕咚。这个奇葩的饮食习惯随着我的初中时代的终结而休止,然后七喜在我的生活里消失的一干二净,好像从未出现过。

从高中那会开始,我的生活里出现了无数个7,从班级到学号宿舍号到用过的无数个有意无意选到的手机号码,随处可见。甚至我喜欢过的无数不多的歌手和明星里,有很多都带着点7的谐音。顺着这个方向,发现每一个7就成了我的终身事业,算是为“我究竟能有多无聊”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里程碑似的答案。

也许是我对数字太过敏感,或者是我的逻辑思维太跳跃,总会把一件普通的事情跳到别人认知以外的地方吧,不然真的找不到合理的解释了。

有一次注册某个网站,我的ID是南17,一群作死的小伙伴说我这名字简直非主流,然后我思索片刻硬生生的给它安了一个合适的理由:这是我性别男+老子永远17岁的组合体,顺便纪念一下我高中数学17分的考卷。我总能把各种不靠谱的事情说得精致而无懈可击,直到最后我自己都信了,就像我相信7能给我带来好运,但结果是我买的彩票从来没中过,点开的第七张图永远是最普通的一个,不过我喜欢的两个与7有关的翻唱歌手倒是越来越火了,也算是好事一件呢。

喜欢7的多年以后,我总算明白喜欢7就像遇见7一样是我漫长的生命中遇到的一个小小的巧合。刚上大学那会我做过一段时间的域名买卖,做到数字域名的时候选了一大批带7的数字组合,最后赔的血本无归。选那些域名的时候总是抱着“8和6俗不可耐”的想法,最后才明白原来喜欢什么与别人无关,那一堆7只是我在有限的实力范围内耍了一把小小的任性,即使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何喜欢,也许仅仅是因为它是10以内最好看的一个不对称的数字吧。

我的数学成绩很不好这件事已经保持了七年了,很多时候都很羡慕那些能够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做几道数学题当消遣的学霸,毕竟在他们把一堆包含7在内的数字轻松运算于笔尖的时候我只能呆在角落玩玩文字游戏,就像喜欢一个人却没办法和她搭上话一样,我与7本就处于两个世界,只可远观,何必泪眼细看。

一个文科艺术生能跟一个数字爱得死去活来也算挺变态了,我好像说过我是个神经病来着…

2016,05,07.02:12.

https://leavesing.com/wp-content/plugins/hermit/assets/images/cover@3x.png
00:00/00:00

发表评论

textsms
account_circle
email

离心时间

7
已经记不起是什么时候开始把7当作幸运数字,也算不上是幸运数字吧,只是一种习惯,抽奖一定要选第七个,九图一定先点第七张,买次彩票必须带上7/17/27,某些奸商或者神婆告诉我“小伙子选…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16-0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