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啊,一起同过窗的旧时光

今日立夏,距离上次更新博客已经跨越了一个季节,博客的节气banner图还挂着冬至。今年又过去了三分之一,我也到了24岁,被逼婚的年纪。前几天大学同学告诉我她今年秋天就结婚了,还有的已经晋级奶爸或者宝妈。相比之下,我的高中同学们倒是坚挺得可怕,过年时同学聚会,到场的二十多个人,个个都还没有经历过红本本…

毕鑫业 腾空的日子

前几天突然想到「腾空的日子」,然后顺便翻了下毕鑫业的高考三部曲,上次看应该是大二或者大三的样子,时隔几年,没看出多少感悟,只是觉得离那个时候越来越远了。以学业为分割线的话,我的前半生已经过完,剩下的将是漫长的职场生涯,或许还会有短暂的等死时光,但那也是几十年后的事情了。 和之前看时一样,都是先看的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