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on: 六月 2016

临毕业还是被学校摆了一道

我是以一个文科亚艺术生考入的这所艺术类本科院校 读非艺术专业
来之前对这学校充满期待 一路经过大半个中国跑来之后才发现不是我上大学
我是被它给上了

整个学校的从上至下都弥漫着拖延症的风气
每年的放假时间都是临近考试才通知 提前一月订机票简直就是一场豪赌
总有些假期在家要办的事情 一定要等到我们开学回到学校再通知

校服的裙摆

没有人永远十七岁,但永远有人十七岁。

小时候受我爸的影响,特喜欢看书,但由于那时候买书太贵,所以整天泡在书店蹭书看,小学五六年级那两年我跑遍了整座城市的所有书店,周末一呆一整天。当时是真的废寝忘食,泡在书店七八个小时的时间只需要一瓶矿泉水。小学时期在书店读了不少杨红樱的马小跳系列,和我爸买的历史类以及十万个为什么之类,初中开始读饶雪漫的言情。现在看来这些书似乎对我没什么帮助,还惯出来了我爱幻想的毛病。

前些天把大学看的书寄到家里之后,我卧室里的大书柜已经快要装不下了,我爸一直怀疑这么多书我是不是真的全部都看过,其实我基本上每一本都认真读过了,甚至有一小部分读了两遍以上。也就一些小说读的比较少,草草读一遍或者没看完都看不下去了,饶雪漫的除外。倒不是因为有多好看,而是因为初中那会住校,买本小说一看就是两个星期,想不认真看都难。我书柜里唯一的一本盗版书就是饶雪漫的作品集,高三买的,买来之后也没看,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

关于偶像的一点破事

王菲在「开到荼蘼」里唱:沉迷过的偶像,一个个消失。一直以来我都不太能感同身受,毕竟我从小到大为数不多的的偶像大都还在各自的领域发光发热,当然,苏东坡老先生除外。但我这么认为主要是艺人圈子普遍事业期较长,我才活了二十几年,还不到他们消失在我视线中的时候。即使是80后那一代喜欢的刘德华之类也还会偶尔在娱乐新闻上露个脸,我们一年一年的长大,生活的圈子变了又变,他们却像没事人似的继续混迹在十几二十年前的圈子里。回望自己深感韶华易逝,看看他们却难算何时开到荼蘼,这人生一对比,简直绝望到变形。

小学四年级结束的时候我风尘仆仆的从另一座城市归来,准备经历人生中的第三所学校,在那个漫长的暑假里我整天跟着我一堂哥,翻了无数本当代歌坛,第一次对流行歌星有所了解,有了我人生中第一个偶像SHE,并第一次买了她们的正版CD「Super Star」。但选择第一个偶像和初恋一样,都是短暂的,她们从我心中夭折之后我又喜欢上了胡歌,2005年从不玩仙剑游戏(其实那会连电脑都没碰过)的我迷上了第一部的仙剑电视剧,在我堂哥将仙剑DVD原声磁带各类周边通通买买买的时候我也跟风表现了一把对我偶像的崇拜,各种学习用品上都贴着胡歌和同时期我开始喜欢的林俊杰的图片,这俩人截止我高中之前出的歌我基本都会唱,甚至现在还记得。初二的时候我在一家音像店买到过一盘林俊杰「西界」专辑的日本限定盘,还和一同学在学校元旦晚会报了节目演唱「杀手」,后来当然被筛掉了,这歌名明显长着一张要被淘汰的脸,当时也是傻。

×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

关于偶像的一点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