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on: 五月 2016

遇见一只喵

我家楼下有只猫经常不分昼夜的叫,然后我突然想到我挺喜欢猫这件事情。虽然我认不清猫的品种,但就是喜欢的不行,就跟喜欢那个7一样,简直是与生俱来的天赋。

相逢好似初相识 未曾相识已相知

七年前,我背着简单的行李进入了高中,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只有一个2g的爱国者播放器。
七年后,我从大学里寄回了35公斤的行李,手里拿着一堆手机,结束了长达十六年的求学之旅。

毕业快乐

大学四年我真的没故事可讲,身高体重和段子还是四年前的,除了荷尔蒙指数下调我真的找不到其他变化了。

毕业论文答辩结束,等待最后一门开卷考试的降临,在这个时候修满了所有课程的我算是一毕业生了。回望四年我得到的远不及我失去的,大学生活平淡得在我漫漫求学路中掀不起一丝波澜,但在这个习惯煽情的季节,配合一大波青春题材网剧电影的大量输出,似乎不矫情几句都对不起自己20几岁的风华正茂,就像这年头没点心理障碍都不好意思出门一样,都是形式主义啊卧槽。抱着这种毁天灭地的半吊子想法,我居然还有点怀旧。

7

已经记不起是什么时候开始把7当作幸运数字,也算不上是幸运数字吧,只是一种习惯,抽奖一定要选第七个,九图一定先点第七张,买次彩票必须带上7/17/27,某些奸商或者神婆告诉我“小伙子选个喜欢的数字吧”的时候我必然会先来个7助助兴。对于一个纠结成性的处女座而言,拥有一个特定的首选是件挺幸运的事,只是我习惯把部分巧合和一些奇奇怪怪的逻辑缠绕在一起,所以导致7变成了我一个固定的属性,像是在某个完整的生命公式中,我恰好被分配在了7的位置。

爱情公寓 七年之痒

最好的朋友就在身边,最爱的人就住在对面。

今天突然想到14年的时候我转发过一条说说(当时我还玩QQ空间):十年前是2004,而不是1994。当时一阵唏嘘,曾经以为过去了的20xx年一直离自己现在的生活很近,但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好多年。大学即将毕业的今天离高中入学的2009也过去了七年了,很多当年的细节我都记不清了,但还勉强记得爱情公寓是那一年开播的。当时我家用着中星6b的卫星锅盖,依托半屏雪花的东方卫视看广告中插播的爱情公寓。那时候年纪小啊,15岁,傲娇的像只野喵,喜欢个什么电视剧都要都要先考虑下会不会显得自己的品位低下,但爱情公寓却让我这个从不看情景喜剧的伪高冷boy上了瘾,虽然很多人各种说抄袭,但我还是一集不差的追了许多年。如果说是有些东西导致我后来的风格越来越逗比,那爱情公寓肯定是罪魁祸首之一。

最好的我们 最好的时光

当时的他是最好的他,可是很久很久以后的我才是最好的我。
最好的我们之间隔了一整个青春,怎么奔跑也跨不过的青春。

毕业论文答辩结束的那天我整个人都空虚了,因为接下来距离毕业的半个月我都要无所事事,当时恨不得自己一辩没过继续愁眉苦脸的去修改十几天的论文。发神经的空当我去翻了下各种视频平台,然后发现了这部剧,女主一身校服傻笑着比划剪刀手的样子一如我在二十多年里遇到的无数个水瓶座妹子,男主是一脸青春明媚的刘昊然,名字普通得像是我们在高中认识的某个热爱打球的邻班男孩,女主的名字却拗口的直到现在我也要思索一阵才能勉强想起来。他们在剧中的名字像是一个文字游戏,耿耿余淮。看到这个怪异的组合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麦浚龙那张老气横秋放荡不羁的脸,简直罪过。

向晚

前几天在网易云上面上传了「向晚的迷途指南」的歌词
这是我第一次做上传歌词这种利国利民的事情
毕竟如热门评论所说 这是「最喜欢的乐队的最后一支歌」
想来有点心酸

×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

向晚